2020年11月

给定一个数组,它的第 i 个元素是一支给定的股票在第 i 天的价格。

设计一个算法来计算你所能获取的最大利润。你最多可以完成 两笔 交易。

注意: 你不能同时参与多笔交易(你必须在再次购买前出售掉之前的股票)。

示例 1:

输入: [3,3,5,0,0,3,1,4]
输出: 6
解释: 在第 4 天(股票价格 = 0)的时候买入,在第 6 天(股票价格 = 3)的时候卖出,这笔交易所能获得利润 = 3-0 = 3 。
  随后,在第 7 天(股票价格 = 1)的时候买入,在第 8 天 (股票价格 = 4)的时候卖出,这笔交易所能获得利润 = 4-1 = 3 。
示例 2:

输入: [1,2,3,4,5]
输出: 4
解释: 在第 1 天(股票价格 = 1)的时候买入,在第 5 天 (股票价格 = 5)的时候卖出, 这笔交易所能获得利润 = 5-1 = 4 。  
  注意你不能在第 1 天和第 2 天接连购买股票,之后再将它们卖出。  
  因为这样属于同时参与了多笔交易,你必须在再次购买前出售掉之前的股票。
示例 3:

输入: [7,6,4,3,1]
输出: 0
解释: 在这个情况下, 没有交易完成, 所以最大利润为 0。

解法

#include <stdlib.h>
#include <stdio.h>

int max_profit(int* list, int len);

#define MAX(a, b) ((a) > (b) ? (a) : (b))

int main()
{
    // int list[] = {1,2,3,4,5};
    // int list[] = {3,3,5,0,0,3,1,4};
    // int list[] = {7,6,4,3,1};
    // int list[] = {1,2,4,2,5,7,2,4,9,0};
    // int list[] = {8,3,6,2,8,8,8,4,2,0,7,2,9,4,9};
    // int list[] = {3,2,6,5,0,3};
    int list[] = {1,2,4,2,5,7,2,4,9,0};
    int len = sizeof(list) / sizeof(int);

    int ret = max_profit(list, len);

    printf("max %d\n", ret);

}

int max_profit(int* list, int len)
{
    if(len < 2) {
        return 0;
    }

    int dp0 = 0;
    int dp1 = 0 - list[0];
    int dp2 = 0;
    int dp3 = 0 - list[0];
    int dp4 = 0;

    for(int i=1; i<len; i++) {
        dp1 = MAX(dp1, dp0 - list[i]);
        dp2 = MAX(dp2, dp1 + list[i]);
        dp3 = MAX(dp3, dp2 - list[i]);
        dp4 = MAX(dp4, dp3 + list[i]);
    }

    return MAX(0, MAX(dp1, MAX(dp2, MAX(dp3, dp4))));
}

最近突然听起了校园歌曲

想到了自己的高中、大学生活好像也没留下太多深刻的回忆,不像很多电视或者别人描述的那么多姿多彩

不过听起了这些校园歌曲,还是特别的有感觉

最后吐槽下QQ音乐的歌单,一般都只有10几首

不像网易云音乐,一个歌单可以有上百首歌曲

但网易云音乐里的很多音乐都没有版权,播放不了

从07年开始正式进入互联网行业,真是见证了一拔又一拔的互联网浪潮,也无一例外的没抓住任何一次,之前一直归为运气不佳,实则是能力太差。

刚入互联网的时候,马上就是社交网络的兴起,见证了校内到人人、见证了QQ空间,尤其是Facebook的开放平台概念出来后,一头扎进了开放平台应用的开发中,一开始是一些小的工具内的应用,到后面被证明还是游戏传播性、收益最大,于是乎,偷菜一夜席卷整个互联网,作者也投身这个方向,做过几个大几百万DAU的游戏,但最终还是没能抓住逆袭翻身的机会,遗憾错过了这一拔,但也见证了身边很多的屌丝盆友,屌丝团队逆袭,比如:智明星通、胡莱、恺英、博雅等等

而后接下来是一拔O2O的浪潮,从千团大战到洗车、美甲、吃饭、出行等等,一时是满大街的扫码,这一拔最终成就了美团,滴滴等目前的巨头,其他的都基本烟消云散,当时有机会加入美团前身的饭否团队,又是遗憾的错过了这一个大机会。

接下来是轰轰烈烈的互联网金融浪潮了,但如今已经是一地鸡毛,当时入场了很短的一段时间,选择的赛道是校园分期,这个赛道反而跑出来了两家:趣店和分期乐,话说当时趣店和分期乐当时竞争还是很激烈了,当时我们创业的一开始也做的不错,后面有人撮合我们和趣店合并,如果合并成功,月GMV就会超过分期乐而成为第一,但当时的CEO没同意合并的方案,最后的故事就是我们融资不利,迅速败下阵来,而趣店后面绑上阿里而一飞冲天,很快就上市了,又是一次遗憾的错失,这也是离成功最近的一次了。

现在已经进入移动互联网时间,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顾及越来越多,选择和折腾的成本太高了,只能选择大厂稳定了,所以见证了微信生态、短视频生态的此起彼伏,只能是望洋生叹了。

不过好在技术一直没有放下,内心还是一个技术爱好者,期望能蛰伏一段时间,沉淀一下,提升更多的非技术的认识,期待还有机会抓住一拔浪潮。